日  星期

面(原创)

大荔公安 张志明

来源: 大荔公安局   发布时间:2020-10-20  浏览数:

作为一个陕西关中人,面食一直是我喜爱的食物,一日三餐,一碗热面下肚,既饱腹又幸福。

记得小时候,农村的活是大苦的,面对着厚重的黄土,终日为了一口填饱肚皮的吃食,在极端恶劣的环境下,用着已经两千年不变的农耕工具,在田间流大汗、出苦力,收获着仅仅能果腹的收成,春播秋收冬藏,四季轮回。生存繁衍在黄土地人,一生近乎苛刻的省吃俭用,早上喝着稀粥,中午一碗干干夹杂着少量野菜的面条,面里少有油水的,但对下苦的人已经很知足了,记得那时的人基本上都很廋,但饭量很大,这跟长期下大苦有关。一年到头,能吃几顿油水足的饭食便能夸耀几年或者一辈子。所以,一到中午,全村老少不约而同个个都端着一碗面,蹲在自家门口,左手托着碗底,右手拿着筷子用劲搅着面,随后嘴唇接近碗沿,筷子高高挑起一团面条,又落下,被吸进肚子,基本上不用牙齿嚼,一大碗面不几下就下到肚子,起身打个嗝,一脸满足的转进门,或者又去盛面去了。

在中国,有一个传统,出门饺子进门面。记得每次出门时,家人都会盛一碗饺子给我,意为再团圆,路上平安;而在回家时,一碗面条,意为着牵绊,将流浪的心收回来。小小的一碗面,其中承载的是家人浓浓的关怀。

后来,我转了几个地方上学、工作,每到一个地方,我总会去寻找当地的面食,记得刚到西安上学,这是我第一次远离家乡,学校供应最多的就是米饭,而对于自小吃面长大的我,是最痛苦的事。每次想家时,都会特地去学校外边吃一碗油泼面。一大碗的白面条,撒上盐巴,椒面,辣椒粉,用滚油一泼,刺啦一声,整个饭馆都弥漫着香味,上桌以后,一定要抓紧时间搅拌,热面容易坨,若不抓紧时间,面的味道就会变差,白白糟蹋了一碗好面。搅拌时一定要有耐心,要将佐料和面充分搅拌,不然吃到最后一堆调料,影响口感。一碗搅拌好的油泼面,油亮亮的,一口面条,就一瓣蒜,那个味道,无论在哪,只要吃到这一口,就仿佛回到了家乡,这也是面条能慰藉漂泊流浪的神奇之处,心安之处是吾乡。

对面的钟爱,胜过其他珍馐。去山西旅游时,仿佛来到了面食王国,那里的面种类更加多,最有名的当属刀削面。据说,在晋中地区,无论男女,都会削面。厨师站在灶台边,一手托着面团,一手拿着刀片,一边削面一边煮,讲究的是“一根落汤锅,一根空中飘,一根刚出刀,根根鱼儿跃。”中厚外薄,棱角分明,形似柳叶,配上臊子,浇上陈醋,一碗面就胜过其他的山珍海味。

在重庆旅游时,坐了十几个小时的火车,刚出车站,浑身上下酸痛,有些饿,便去附近吃了碗小面。重庆地区的面馆,点面时要说份量,基本上二两的面就足够吃饱。要了二两素小面,不多时便上了桌。一个碗里,红红的油汤,连我这个喜欢吃辣椒的人都有些打怵。面条入口,便是一股香气扑来,麻辣鲜,吃了两口,就被辣椒呛到,咳嗽几下,灌下一口水,整个人都被这辣唤醒了,越辣越想吃,不多时,一碗小面下肚,整个人也精神了许多。

去年过年时,有一次晚上饿了想吃东西,妈妈便煮了一碗汤挂面,面的味道现在已经记不太清了,不过那一碗面,比起白天吃的那些大鱼大肉更能给我留下印象。围在火炉边,一边吃面,一边和母亲说着话,碗里雾气氤氲,扑在眼镜片上,朦胧一片。

小小的一碗面,承载着太多的情感,不论有多劳苦,只需一碗热面下肚,便能提起行囊继续出发。

[ 打印 | 关闭 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