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  星期

教诲(原创)

大荔公安 邢根民

来源: 大荔公安局   发布时间:2020-09-30  浏览数:

周一大队开完例会,大队长突然叫我跟他出去一趟,还特意叮咛我拿上笔记本和笔,做好现场记录。当时我正趴在桌子上写工作信息,听了大队长的话,顿时一头雾水,猜不出到底跟领导出去有什么紧急事情。

坐上大队长的警车,才发现荔北中队长已经在警车驾驶座位上等着。车子发动后,我们三人一同出了大队,沿108国道一路朝北,驶向许庄镇的叶家村。

在进村之前,大队长在车上就向中队长简要说明了情况。刚才开例会时,县政法委徐书记给他打来电话,说他带领政法委同志下乡开展平安创建走访时,有几个村民反映交警对农民打药的三轮车罚款,态度也不好,影响了农业生产。徐书记要求大队立即走访群众调查,并将调查处理情况及时上报政法委。

村子不远,就在国道旁。警车徐徐开进村子,我看见巷子里有几个中年男人在门口坐着,就下了车问给徐书记反映问题的唐正红在哪家。被问者回答说这就是他家。

中队长把车子停在路边,和大队长一同下了车。大队长坐在门口的石墩子上,与唐正红促膝面谈:“你就是唐正红?是你反映交警罚打药的三轮车?”

“也不是我一个人说的,当时人多,大家都反映这个问题。”唐正红说。

“你被罚过没?罚了多少钱?”大队长问。

“我没有被罚过,是四队的茂良被罚了,罚了500块。”

“他是在什么情况下被罚的?是三轮车正常行驶,还是车上坐着人?如果是车上坐着人,那就是违反交安法了,罚款就没错。最近正值农副产品采摘和销售旺季,三轮车非法载人比较多,省市交警部门安排了三轮车整治活动,为的是不发生群死群伤交通事故。”杨队长耐心给他解释着。

我早就摊开笔记本,坐在一旁匆匆记录。

唐正红连连点头,表示认可大队长的话。然后回答了大队长的问题:“茂良的三轮车拉的是药桶子,药桶子很大,把车厢占满了,根本就坐不成人,而且就在他家门口的生产路上被交警挡住的。”

坐在一旁的中队长垂着头,始终一言未发。

大队长要了郭茂良的电话,提前与他取得联系,我们三人便开着警车去四队找到郭茂良。这是一个相对贫困的农家,院子一侧盖着三间单边房,前面是十多年前盖的低矮的楼板平房,平房一侧是一间小屋子,另一侧是空旷的明间,刚好能放下一辆农用柴油三轮车。三轮车车厢里果然有一只直径三米左右的圆柱形塑料药筒,还有打药的配套工具,把车厢占得满满当当。郭茂良穿着一件被药水浸湿了的蓝色汗衫,脸部、脖子和肩膀被太阳晒得黑红,听说我们是交警大队的,他就开口发泄起怨气:

“大队长同志,你看看你们交警都把人欺负成啥样了,我就是到地里给庄稼打个药,地就在家门口斜对面不远处,这点路你们交警也不让我过去,还说啥既然买了车就要上路,既然上路就要证件齐全,我说我的车只是打药用,又不拉人,不会出事的,人家根本就不听。我再说啥也没用,只能眼睁睁看着人家把车扣走。”

郭茂良的老婆指着家门口不远处的田地,眼泪婆娑地哭着说:“真能把人气死了。我掌柜的辛辛苦苦把一大桶子药配好,还没给庄稼打就连车带药桶给扣到中队去了,一点也看不到庄稼人的恓惶。没法子,我只好借了五百元给掌柜的,让他去中队交了罚款,才把车要了回来。说心里话,要不是看到庄稼急着要打药,当时我都不想要车了,你们爱扣就扣吧!”

大队长用责备的目光盯了中队长一眼,中队长忙对郭茂良夫妻俩说:“你把罚款票拿出来,我看看。真要是我们罚了,回去就给你们退了。以后我们会对民警加强教育的。”

郭茂良的老婆从家里找到那张罚款票,大队长先看了一眼,又交给中队长:“你看看,不就是你们的人吗?”

在回家的路上,大队长一再教诲中队长:“这就是我们的民警做下的事?一点人情味都没有,一点也看不到农民的辛苦!平时大队是怎么教育民警的?一再强调要维护群众的利益,关心群众的疾苦,你们就是不听,还听不进去群众的解释。我们的执法一定要人性化,要带着感情去执法,不能只顾着罚款!像郭茂良这样开个农用三轮车给地里打药,车上一个人也没拉,就不应该扣车,更不应该罚款,顶多对驾驶员叮咛几句注意交通安全就行了,千万不能为了完成查处任务啥都不顾了!”

中队长没有吭声,默默开着警车,小心翼翼沿着108国道朝大队开去。我心里像是被人揪了一把,隐隐作疼,刚才那夫妻俩哭哭啼啼诉说的一幕,像放电影一样重新在脑海里回放。

[ 打印 | 关闭 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