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  星期

家乡(原创)

大荔公安 张志明

来源: 大荔公安局   发布时间:2020-09-07  浏览数:

家乡,是一个提起会令人充满思念的地方,不论离家乡多远,在外的人们心中最牵挂的还是家乡。

 

小时候,自己在读古诗时,常对诗中所描述的思乡情感不屑一顾,认为这都是为赋新词强说愁,哪里来的那么多的愁绪。慢慢长大后,外面那充满了诱惑的世界比起平淡的家乡更令人向往,每天都盼望着快些长大,快些离开去外边闯荡。

记得那年高考后,被录取到一所中专学校,在当时也是了不起的事,毕业后包分配工作,这也是农家子弟跳出农门的一种方式,在那个暑假,我整天都是充满了期待,渴望去外边自由自在的生活,到了去学校报名的那天,父母脸上浮现着不舍和离愁,我虽然心里也有一丝不舍,但心里依旧是开心的。在父母离开后,一个人在空荡荡的宿舍一下安静了下来,甩开心头那一丝悲伤,准备好融入期待好久的集体生活,但过了一周,我就开始怀念起了家乡,怀念那熟悉的人和地方,怀念那熟悉的乡音,在当时没有手机,就连电话都是奢侈品,想跟家里打电话是一件很困难的事,于是,在地图上找家乡的位置成了我排解忧思的最好方式,每当在地图上找到家乡位置,看着那一个个熟悉的地名时,想着那一件件忆起的过往,心里总是能感到一阵的慰藉。在学校最期待的就是碰到同乡,听着那熟悉的乡音,总能和对方聊上半天。在结束了一学期的校园生活后,我往往是买最早回家的那趟车,迫不及待的向家乡赶去,一路上看着越来越熟悉的风景,下车后一路回家,见到父母时,那一刻的喜悦是我记忆最深的。而每当要离开时,自己总是会瞪大眼睛看着周围,仿佛要把周围环境印在脑海里带到去一般。

毕业后,我被分配到了韩城矿区,一个人来到距家100公里远的地方,那时矿区到处都呈现出黑的颜色,黑的天、黑的地、黑的人,反正一切都是围绕着黑黑的煤生活着。白天忙于工作,到了夜间,望着幽黑的夜,远方传来洗煤厂发出隆隆的声响,我在怀念家乡的幽静。那时的交通还是不便,五个小时长途车,是对我深深地折磨,使我一直怀疑走出家乡的决定,尤其到了节假日,大小车辆都是满的,一票难求,在拥挤和颠簸中驶向家的方向。记忆最深的是有一次过年,被安排值班,不能回家,一场大雪积满了周遭的山顶,山区的冬夜,寒冷而孤独,一个人看着电视春节热闹的晚会,想着父母妻儿盼望我归来的眼神,此时的万家灯火此刻都与我无关,我只是一个漂泊在异乡的外乡人罢了,正当我为回不去而暗自神伤时,值班室的电话响起,急忙接警,出警,忙完已经是凌晨一两点钟,虽然累,但能抵消了一些对家的思念。记得值完班后,迫不及待的跨上回家的列车,那车轮发出的是轻快的节奏。后来,随着单位不断地变化,从企业公安到市局分局,我也调整到分局政工办,条件比起基层来也是最好的,过起了“一五”生活,不再为坐不上车发愁,回家的路变得更为便捷。

一晃多年,我也调回了家乡,正常过上了出门上班、下班回家的生活,说着彼此熟悉的话语,此刻,我已明白,家乡,是每个人的根,每个人内心的净土。我们可以毫无顾忌的在外拼搏,因为我们明白,身后,就是值得守护的家乡,在那里,有自己一直牵挂的家。

 

[ 打印 | 关闭 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