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  星期

何处安放一个思亲的灵魂(原创)

大荔公安 邢根民

来源: 大荔公安局   发布时间:2020-06-02  浏览数:

夜半时分,楼下传来一阵女人的吵闹声,声音尖锐、高亢,如一把锋利的尖刀刺破寂静的夜晚,隔着楼板都能清晰地传到我的耳里。听得出,是楼下五十多岁的儿媳在训斥八十多岁的婆婆。老人的老伴前几年去世后,她就从乡下搬到县城,跟着小儿子一起过日子,两个女儿都去省城看孙子了,偶尔才会回来看看老人。

“你半夜起来干啥?睡不着也不要坐在客厅里,黒呼呼的吓死人了。”儿媳的声音很高,几乎整个小区院子都能听到。可能是她半夜起来上卫生间,开灯后突然看到婆婆一个人坐在客厅,吓了一跳。

“我想回去。”老人的声音很微弱,像蚊虫在叫,听得不太清楚。

“半夜三更的你想回哪里去?啥?回乡下老家?就是想家里人了,你也不能半夜回去?外面又黑又冷,你敢出去?”这是儿子的声音。可能儿子听到媳妇大声和母亲说话,被吵醒后也起床到客厅劝说母亲。儿子的声音不是很高,比起媳妇的语气温和多了。

沉静片刻,又传来老人嘤嘤的哭泣声。老人一边哭一边说:“妈就是梦见你爸、你奶、你爷、你舅、你姨了,他们都在梦里叫妈回去,妈想去见他们。多少年没见了,妈这就是

想回家去看看他们……”老人可能打不开客厅大门,才坐在沙发上的,不然早就出门回家了。

儿子说:“妈,现在才三点,这深更半夜的怎么回去?你还是先回屋里睡去,等明天早上我送你回家,好吧?”

老人还是听儿子的话,没再说什么。于是,楼下终于恢复平静。也许儿子和媳妇经过老人一阵折腾后也累了,很快就进入了梦乡。可老人能不能入睡,我不敢肯定。人老了瞌睡少,八十多岁的老人更是如此,何况她今晚梦见了那么多亲人,他们都一个个先她一步走了,她能睡得着?那些已不在人世的亲人能不勾起老人的殷切思念?

不管老人睡了没有,反正我是躺在被窝里辗转难眠,思绪万千。我在想,我们该如何安放一个孤独思亲的灵魂?

人生如在河流里航行,随着时光的流失,两岸的景物都会一掠而过,离你越来越远。一件件往事被甩在身后,一个个熟悉的面孔从你眼前消失,特别是那些曾经朝夕相处、或者有过一段亲密缘分的亲人、朋友、同学、战友,在不知不觉之中,有的突然倒下,有的悄然掉队,有的从视线里消失,当人生的航船即将到岸时,你才发现,陪伴在身边的熟悉面孔越来越少,至亲的人一个个离自己而去,而你却孤单单站在航船上,面对烟波浩渺的天水一色,感到了人生中一种前所未有的孤独与凄凉。那个半夜醒来突然想回老家的老人,

不就是站在船头回望故乡、思念亲人的孤独者吗?在人生的航船即将到岸时,她那思亲的灵魂该在何处安放?

如果你没有经历过晚年孤独思亲的痛苦,你是不会理解老人半夜梦回故乡的那种心情的。不要说一个神志不太清的八十多岁老太太,就是刚刚步入老年的六十多岁老人,也会在亲人走后承受不了思亲和孤独的折磨。现实中,就有这样一位农村老汉,在妻子突然病逝后的一个多月里,每天晚上都会梦见妻子在他身边,每次醒来身边却空无一人。面对突然缺失的亲情,他不禁泪流满面。孤独是一种折磨,失眠也是一种折磨。为了抵抗孤独与失眠的折磨,他半夜三更悄悄起来,拿着早已买好的冥币和烧纸来到妻子坟前,给她烧点纸和票子,再放声哭上一阵子,心里才会好受一些。连续一个多月,他几乎天天如此,不知情的人说他疯了,可有谁替他想过,他这样做,不也是在寻找一个安放思亲灵魂的地方吗?

日有所思,夜有所梦。梦是思绪的延伸,是真情与怀旧的的再现,也是一种情感的寄托。楼下那个老太太绝不是偶然做梦想亲人了,她肯定天天在想,夜夜在梦,只不过在今夜的梦让她难以控制迫切的思亲之情,才下了决心要把梦境变为现实。

其实,人生就是一本厚厚的书,开始翻开时,每一页都

是新的,都是充满希望的一天,可是随着一页一页翻过,剩下的页数不多时,看到的就不再是希望,而是孤独与恐惧。合上它,就是人一生满满的回忆。每个人在翻看人生最后几页时,都会陷入往事,不能自拔。

人老了,就会活在回忆中,以前的每一天都成了他回味无穷的岁月,那些曾经熟悉而亲切的身影即使一个个离他而去,也会藕断丝连般牵引着他思念的灵魂。一位从战火纷纷的年代退下来的老革命,退休后的每天里,梦里几乎都是飞机大炮和吹响的冲锋号声,每次梦见的都是一个个倒在身边的战友。白天,他的身影总会留在烈士陵园或者英雄纪念碑前。他是在用残余的年华祭奠生命里挥之不去的记忆!

第二天早上,我在楼下正好碰到了昨夜那个哭着要回老家的老人。老人并没有被儿子送回家,也许儿子的那句话只是临时安慰老人的情绪,并不当真。我看到老人坐在室外一楼的窗户下,面朝南,眯着双眼沐浴着温暖的阳光,面情平静,丝毫看不出她昨夜闹着想回家的痕迹。看到我骑车要上班,她微笑着目送我出了院门。在我回首看她那一瞬间,我分明看到了老人眼角挂着的两颗浑浊的泪珠。那一刻,我心里颤抖了一下,真想返回去安慰安慰老人一下,或者给她儿子说一声,还是开车带老人回一次乡下老家吧。

我为老人儿子的这种做法感到惋惜,对老人也怀有深深的同情,老家回不去,老人那思亲的灵魂不就永远悬置在空中?我还是愿意看到,老人的儿子真的能开着车送母亲回一

趟老家,让老人那思亲的灵魂在这个阳光灿烂的日子里得到妥善安放。

[ 打印 | 关闭 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