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  星期

春到牛毛湾(原创)

大荔县公安局 张志明

来源: 大荔公安局   发布时间:2020-04-22  浏览数:

牛毛湾处于渭黄洛三河交汇之处,八百里秦川最宽处,土厚地广,农耕发达,那时的黄牛沿河放牧,牛行经此处,牛毛落满了整个河湾,这已成了这个称谓的来源。

黄河自青藏高原一路行至晋陕交界的处,神奇般的一路南下,在晋陕大峡谷的钳制下,如涌来万岛排空,裹挟着黄土高原的泥沙,卷起千雷震地声,在沟壑中一波压着一波,拥挤着、挤压着,在势如破竹的咆哮中,翻滚着直直撞向壁立如门的龙门后,来到了一马平川的关中平原,在牛毛湾这个地方,少了两山的的夹击,河道豁然开朗,黄河如同疲倦似的,慵懒的四处横流,泥沙沉积在主河道,形成了一个个孤立的河中沙洲、沙岛。

同样感叹大自然的鬼斧神工,在远古造山运动时期,地面抬隆起了八百里俊俏的秦岭和巍巍太行山,同样也造就了八百里的关中平原和汾河平原,地质学家称为渭汾大裂谷。本来是相连的,由于黄河南下,切断了渭汾大裂谷,自然而然也就成了晋陕的分界线,河水被沙洲沙岛又分成大小不一的河道。

当一冬的寒风消失在弯道里时,河面漂流的凌冰逐渐的化去,微风习习,河岸垂柳依依,昏暗的天空变得明快起来。站在高处,道道水流如同美艳女子的秀发在水中蜿蜒向前,这里的河湾少了吵杂,多了份柔和。河流在这大小不一的河道中不停地变换着,三十年河东,三十年河西,随了她的性子。流经之处,便多了许多河湾,而牛毛湾就是她流经古老的同州温柔的画下了一个弯道。它的春天是娴静的,是水面洒满波光的那种。

细濛濛的春雨不期而遇,斜斜地飘落在河面上,便起了一层朦胧的水雾,“春路雨添花,花动一山春色”,雨打湿的桃花,飘零而下,红的、粉的铺满了整个河湾,尽醉芳华。在河湾更远处的中条山,山峦横亘如黛,在蒸腾的氤氲的水汽中,显得朦朦胧胧的如同仙山,北归的大雁整齐的从空中划过,就是一幅绝美的山水鸟画卷。

雨过天晴,和煦的阳光普照着大地,万物滋润,蔚蓝的天空,薄似蝉羽的白云缓缓飘动着,在用好奇的眼光俯视着大地的春色。微风吹来,河岸上的柳条随风荡漾着、簇拥着、喧闹着,柔和的拂过脸庞。那河中人迹罕至的小岛,枯草渐渐绿了起来,嫩黄的小叶子舒展着,调皮的抖掉叶子上的水珠,葱荣的爬满了整个沙岛,于是就成了鸟的天堂,众多的鸟儿在空中盘旋着,上下起舞着,叽叽喳喳吵醒了大地。

黄河流到牛毛湾此处,广阔的让人不禁感慨“黄河之水天上来”。站在牛毛湾的河堤上,极目远眺,位于河对岸的鹳雀楼清晰可见。想当年,诗人就是登上这座楼,远望陕西这边的河山,咏出了那首流传了千年的佳句:白日依山尽,黄河入海流。欲穷千里目,更上一层楼。

不亲临观看是无法想象黄河的威武壮阔,河水是那种纯黄色的,平添了几分厚重。河水流速看起来并不快,但在其略显平静的河面下的则是湍急的暗流,昏黄的泥水从底部卷起,激起冲天的水雾,顺势澎湃而去,似有蛟龙在吞云吐雾,河面更显得烟波浩渺,一阵风过,吹皱了水面,掀起粼粼的波浪,与河东中条山的峻岭,交相辉映,构成一幅绝美的山水画卷,让人不自觉地折服于大自然的壮景,光是看黄河雄壮的气势就令人呼吸都急促起来。

“趁取春光,还留一半,莫负今朝”,踏着牛毛湾的春意盎然,带一颗简单的心情,行走在春天里,在洒脱超然中,且去观河山,且去听风吟,在一阵风中、一片雨中,不负每一份春光,厚待每一份深情。

[ 打印 | 关闭 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