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  星期

猎 捕

大荔公安 刘智华

来源: 大荔公安局   发布时间:2019-10-29  浏览数:

当专案组抓捕队员一行逼近嫌疑人所在的这个偏僻乡村时,乌云将整个天空压的低沉低沉的,搁在往日,这个时间点还是晴空万里艳阳西斜,此刻却犹如天将欲黑,黑的几乎看不清正对面来人的面庞。

他心里清楚的知道,这是一次极为艰难的抓捕行动,对这个心灵极为扭曲的嫌疑人,他是再熟悉不过了。

那还是他刚参加工作有半年时间,惊动全县的一起强奸杀人案,就在今天这个嫌疑人家的西邻,他和刑警队其他几个同事,将杀人恶魔手脚捆绑带出大门的那一刻,他不经意的一瞥,受害者丈夫也就是今天他们要抓的这个嫌疑人的那双惊恐、迷茫、无助却又迷离的眼神,深深刺了他一下。此后在案件侦办期间,只要一有空闲,他都会设法想法的协同其他同事,来到这里,帮这个失去妻子的男人,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,陪他说说家常,直至案件宣判后到将其恶魔邻居执行枪决,他都没有从这个男人眼神里发现丝毫走出阴霾甚或阳光一点的影子。飞来横祸把这个男人打趴下了,他努力的想用一个词来表述,“一蹶不振”或许更切帖一些,他想。其实“一蹶不振”倒并不可怕,可怕的是生活巨变之后的疯狂报复。果不其然,这个男人由起初的各种盗窃,逐渐到吸毒,再贩毒,由一名受害者彻彻底底的蜕变为作恶者,直至那年被判十五年有期徒刑。对于一个心死之人,监狱的改造会显得实在苍白而无力,反而使得这个男人变得更麻木、狡猾与凶残。刑满释放后的日子,恶习不改,重操旧业,继续贩毒,甚至还自辟了一条省外通道,且多次侥幸躲过了警方的追捕与打击。

据线索反映,新近的一批货已经交接,而在此之前很长一段时间,县局专案组已经成立并开展相应工作,只待时机成熟,今天就是收网的绝佳机会,而他被任命为这次抓捕组的组长。

人这一辈子有许多事都因机缘相遇,就像今天,他自从工作岗位几番调整后,想着再也不会与这个男人相遇,他也不想再相遇,而这次看来是僻都僻不过了。

各种有可能的设想他都考虑了进来,但他还是觉得再应该细心一些,就在这样想的时候,先头队伍回报,“有摄像头”,虽然近乎于黑暗的天空,但人影的走动监控还是能够拍摄得到,坚决不能有丝毫的风吹草动,“执行第二套抓捕方案”,他这样命令。

因为各种信息汇总上来后,他清楚的知道,狡猾的嫌疑人不会坐以待毙,安装摄像头只是其警戒的被动反应,犹如条件反射一般,至于其他设防更是防不胜防,他判断,这是一个几乎武装到牙齿的对手。

强攻,这是在考虑了再考虑后的第二方案,而强攻的唯一通道,竟然必须是当年杀死其妻的恶魔邻居家,抓捕队员必须在最短的时间内,连续翻越两堵3米多高的院墙,情势危急,据情报反映,嫌疑人有可能销毁已经到手的毒品。他们必须要赶在嫌疑人销毁毒品及其他证据前将其抓捕,不然就会竹篮打水。

搭建人梯,绝壁攀援,在完美无暇的配合下,队员们的身影已经越过第二道墙头,高高的老式土墙墙头上腾起的一片片灰尘,那些细碎的土块急速地砸向地面,望着从视线中消失的战友们的身影,一瞬间他愣住了。

这样的场景,在他从警20多年来,已经记不清到底有多少次了,无数次的翻越,各式各样的墙头,各式各样的犯罪嫌疑人,都没有像今天,让自己心头如此这样沉重。

那些越过墙头的身影,都是一次次和他出生入死的兄弟,他和他们,曾忍受毒虫蚊蚋叮咬穿越云贵热带雨林,曾蹲坑守候几天几夜于秦岭大山深处,曾经受灯红酒绿考验驰骛于南方大都市,而今天,就在这个自己如此熟悉却又如此陌生的偏僻乡村,随着他的一声令下,他把与自己并肩作战的亲如兄弟的战友推向无尽的未知世界,虽然他坚信,战斗一定会赢。

那是怎样的一道墙头啊!一墙之隔,却分属两个世界。墙外,宁静祥和,墙内,危机四伏。

云层压的愈发的低沉,天空似没有一点光泽,就连周遭的树木也洞悉到什么的样子,努力让自己的叶子一动不动,时间好像要凝固一般,他恨不得自己立马变成《西游记》里的神仙“顺风耳”,他努力的屏住自己的呼吸,耳朵却想要把墙内任何一丁点的声响都囊括进来。

然而墙内任何一点的声响,都会让他心脏为之一颤,他想听到,但又害怕听到,他知道,未知的世界,危险随时发生。这危险,对每一个战友,都是致命的伤害,这伤害,绝对绝对不能发生。

每一个战友,都有家有室,参加这次抓捕战斗的最小队员,新婚燕尔刚准备踏上南行高铁欢度蜜月,被他一个电话,紧急归队。他们对于社会,举重若轻,但对家人,却都举轻若重,一个个都是家里的“天”,天是绝对不能塌的,这也是他这么多年,给自己定的一个底线,每次带队出征,都必须无条件把队员安全带回,凭着他和队员们相互信任和默契配合,他们总能一次次胜利完成任务而凯旋归来。他知道,把队员平安带回,是他的职责,更是这些战友对自己的信任,他坚信,这次一定也会。

“吱呀”一声,该死的嫌疑人家的大门终于被打开,门外的战友蜂拥而入,他知道,他又一次赢了。

他进入嫌疑人的房间时,嫌疑人已经被战友们死死地摁在地上,一动不动。床头边的电脑屏幕上,醒目地实况播放着他们的抓捕过程,炕头的枕头下藏着一把锋利的折叠刀,茶几上放着一把一尺多长的明晃晃耀眼的尖刀,而房门后边的方桌上,竟然还有一把菜刀,这样的阵势,与他之前的判断完全吻合。

经搜查,共搜出各类毒品702克,而这,足以将嫌疑人送向断头台。

[ 打印 | 关闭 ]